脫軌列車

來年也要繼續喜歡著他們。
好雞兒冷。

ALTE 神职人员Altaïr/天使Ezio

  神职人员Altaïr/天使Ezio
    最近神职人员阿泰尔被一个不知廉耻的天使缠上了。
    对于阿泰尔而言,这并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因为,那个说话有着意大利腔调的天使实在是吵得他无法心安神宁,他的声音固然是好听,听着就像是夜晚中的哼着小曲的小夜莺一般。
    但是论谁被叨扰上个好几个月都会烦躁到想要拎起屠刀杀人,特别是那个天使的情歌功底着实是不敢恭维,就像是被割了嗓子的几千只夜莺在叽叽喳喳参差不齐地叫唤着,或者是濒死的老猫在死前最后无助的嘶吼。
    太令人难过了。半夜里阿泰尔坐在书桌前垂头丧气着。关键是那个天使在被拒绝后并不没有表露出失落的表情,而是兴致勃勃地去专研更好的点子来讨阿泰尔的欢心。
    荒唐,简直荒唐。
    阿泰尔每日起早推开窗户的时候,都能够不出意外地看见,窗户外边的石台上面放着一支娇艳的红玫瑰,上面还绑着一张写满意式情话的纸张。
    换作是在青春期的姑娘,没有哪一个女孩儿能够狠下心来拒绝的。但毕竟被追求的对象不是美好的女孩子,而是一个不近人情的男人。
        好吧,不近人情这一点只是在那个天使看来罢了。
     阿泰尔面无表情地把玫瑰花拿进来,将一眼未看的纸张揉作一团扔进废物箱里,玫瑰花就只是扔在桌子上不了了之。
    如果不是职业限制了我的行为,我真是想把他杀个千万遍。阿泰尔没好气地白了一眼窗外的人影,换上祷告的服饰,佩带上十字架项链后就不紧不慢地出门了。
    肃静的教堂内尽是黑压压的神职人员,阿泰尔头戴黑纱帽子,神情严肃地带头作着祷告。只不过阿泰尔在作祷告的时候,有意无意地通过剔透的地砖,看到自己头顶的天花板上倒挂着一名若隐若现的青年,他的背后张开的是一对巨大的白色翅膀。是一种只属于天使的,纯粹的白。
    神职人员陆陆续续地从教堂里边走出来,阿泰尔缓缓地踱步在草地边缘,看似非常漫不经心,实际上阿泰尔早已注意到尾随在他后面的那个年轻人了。
    “艾吉奥,你这种过家家式的尾随你难道就没有玩腻过的一天吗?”阿泰尔终于忍无可忍,转回头直面那名青年。
    艾吉奥闻言就展露出了能够迷死一大片怀春少女的笑容:“只要是为了你,我作出什么举动都不会感觉到枯燥乏味。甚至还会感受到愉悦感你能相信吗?”说罢,还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我都重复过多少遍了,你不要把你追女孩子的那一套用在我的身上,我会感到别样的恶心。因此难受好几天。”阿泰尔貌似脸色真的有点不太妙了,刚想转身就走便被身后的青年拦住了腰。
    “阿泰尔,你再这样子拒绝我我会伤心欲绝的,你就忍心看着我孤独终老吗?”
    “怎么就不忍心,”阿泰尔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你要是放开你的手我们还是有可谈的余地的,但现在它已经被宣告死刑了。放开我,不然我会跨过我的道德底线来教教你做天使的基本法则是什么。”
    “才不。”艾吉奥更是变本加厉地抱紧了他。
    “你们做天使的都是这么有闲心的吗?”
    “我身为大天使还能抽空来看你你难道就不能心怀感激地吻一下我吗?亲爱的。”
    “既然你公务那么多,就不该把这些精力花在我身上。”
    “和你真的是没什么好调情的了,情商低到马里亚纳海沟的家伙。”
    “嗤,我素来没同意你的追求,怎么就是我情商低了。”阿泰尔丝毫不在意地反驳着。
   艾吉奥从原本搭在阿泰尔腰上的手慢慢地转移到了背部上,用着略显色情的手法隔着黑色布料缓缓地抚摸着阿泰尔肩胛骨周围的位置。
    “阿泰尔。你们恶魔也有做神职人员的癖好嘛。”艾吉奥抬眼笑吟吟地看着阿泰尔。
    阿泰尔眼神一凌,转眼就反手把艾吉奥摁在草地上。
    阿泰尔头上带着的黑纱帽也因为巨大的动作掉在了艾吉奥的上半张脸上。
    “回答我,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不然你就和真主去告解你心中的忏悔去吧。”阿泰尔俯下身,头微微侧在艾吉奥的脸旁,用着近乎冷冽的语气命令道。
    艾吉奥因为黑纱帽的缘故,此刻看不清阿泰尔的神情。不过他看着模糊的阿泰尔的面孔,能够想象得到,阿泰尔浅浅的褐色瞳膜下迸发出了一种不属于恶魔的,金色的光辉。如此的闪耀又是如此的令人着迷,就好像是亚当和夏娃的禁果,诱惑着无意路过的旅人,使其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我早就回答过的,阿泰尔。因为我看上了你,想要追求你。”
    阿泰尔并没有回话,艾吉奥心中了然,他能够大概猜得到他在用一种“你是在怀疑我是傻子吗?”的眼神打量着自己。
“好吧,如果你想要确切一点的说法,那就用很土的一句情话来诠释我的目的:因为你是我的命中注定。”艾吉奥突然抬起头来,轻轻地用嘴唇蹭过阿泰尔有点干燥的脸颊,那力度仿若是羽毛拂过了棉花球一般,轻柔得好像没发生过一样。
    但阿泰尔还是察觉到了,他是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死死盯着艾吉奥那副欠扁的面孔,怒不可遏地抬起拳头向艾吉奥挥去。
    他貌似是惹毛阿泰尔了。艾吉奥在脸变形前一秒如是想到。

关于濒死的老猫这一点着实是太多人用过了。但我实在是无法想象出还有什么能够更比这个还要确切的比喻了。请原谅我( ¨̮ )…
神职人员的设定我只是参照在俄罗斯看到的神职人员…不太想去过多地查找百度百科来了解这些( ¨̮ )
祷告胡扯的。不要扯那些理论知识,但如果有人愿意科普什么的我还是非常乐意的。(清醒点根本没人理会你的自娱自乐( ¨̮ ))

EZIO  AUDITORE
拜托你在示爱之前先把沾满鲜血的扫帚收起来可以吗。

始终画不出心目中的A姬⸜( ⌓̈ )⸝
十八线脑洞型摸鱼手简直痛苦( ¨̮ )